您现在位置: 有法网  >>  商标维权  >> 详细内容
    方正商标三部曲

    发布时间: 2010-12-28 9:44:29 被阅览数: 2399 次 来源: 有法网

    ——讲述标识背后的故事

      2005年6月,我有幸加盟到北大方正从事商标工作,经过一年多的实务接触,在整理商标档案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不为众人知晓的公司掌故,通过向主管领导张炳贤老师的多方确认和征询,我大致理清了方正商标的来龙去脉,现就向各位介绍一下。
     方正的来历
      1985年,我国第一个实用照排系统Ⅱ型机在新华社试运行成功,王选和同事们为它取名为“华光”。1988年以前,王选老师等研制的“华光”激光照排系统是由山东潍坊计算机公司独家生产的,他们原来一直跟踪国家的“748工程”,所以由其负责生产。这样,研发设计与生产销售便分属不同的地域和主体,这种情况带来了诸多不利,尤其是系统不断改进、升级以后,如何保证研发部门的利益和发展,成为领导们十分关心的问题。经过一系列的协商论证,北大新技术公司开始尝试独立生产销售“北大华光”激光照排系统。
      1990年9月,潍坊突然单方面刊登销售“华光Ⅴ型系统”的广告,这意味着当时表面统一的局面已经打破,双方开始分庭抗礼。10月12日范慕韩老先生召集北大、潍坊等单位开会讨论,希望阻止潍坊公司的独立行动,维持统一的大局,但事实已经是无法挽回,会议自然不欢而散。就在这次会上,潍坊公司明确提出,今后北大新技术公司不能再使用“华光”的商标。
      “一石激起千层浪”,由北大新技术公司生产的激光照排系统将何以冠名?1991年春节过后,核心组领导成员开会,地点就在北大印刷楼5层,下午2点左右,会议专门讨论了商标选择的问题,因为在前期,信息公关部(集团公关部的前身)已经在学校内外征集了700多个标识,如“环宇”、“世纪”、“思创”等,但大家觉得都不十分满意,3月份,正是公司必须宣布新系统命名的迫在眉睫时刻,开完了会,大家从印刷楼走到502楼的经营部,这时候,杜宇星(原方正员工)手托着一个广告用的设计样稿过来,是用琥珀体打印的“北大方正”四个大字,他说“北大”后面的两个字是假设的,还不确定,于是“方正”二字在众人面前得以脱颖而出,“方正”读起来朗朗上口,写起来繁简一致。王选老师说“我觉得不错”,然后赢得大家的击节赞叹,一致通过,当时在场的有王选老师、楼滨龙、张玉峰、黄录平、张月群、宋再生和张炳贤。
      “方正”一词来自北大宣传部赵为民的引经据典,最早见于《汉书•晁错传》:“察身而不敢诬,奉法令不容私,尽心力不敢矜,遭患难不避死,见贤不居其上,受禄不过其量,不以亡能居尊显之位。自行若此,可谓方正之士矣”。我想,公司之所以最终会选择“方正”作为商标,大概与此描述的做人做事的境界有关,是企业文化的较好凝练。
      方正电子出版系统(1991年3月前叫北大华光)从研发到产业化,是与国家有关部委(如“748工程”办公室)、北京大学、相关科研院所、协作厂家(如潍坊计算机公司)和用户(如新华社和经济日报)的大力支持分不开的。就电子出版系统的产业化而言,“华光”是雪中送炭,“方正”则是锦上添花。
      从1991年3月15日刊登第一则方正广告,宣布方正91系统起,公司为推广产品进行了较大规模的宣传,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将“方正”文字进行商标注册。当时主管此项工作的是办公室主任张炳贤老师,他于是委托信息公关部的杜宇星去进行工商查询,结果得到的答复是: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还有个“方正”县,而根据《 商标法 》的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公司依靠法律保护商标遇到了难题,经与当时北京市工商局的陈涛副处长研讨,还有位北大毕业的蒋纬帮着出谋划策,提议既然单独的文字不能注册,是否可以用图形标志来替代呢?这就又引出了“方正”徽的故事。
      方正徽的创意
      1991年4月,公司就紧锣密鼓开始了司徽标志的征集工作,当时具体负责此项工作的是齐悦,她曾先后联系了北京理工大学工业设计系、北京大学生命中心(陈章良也出面协调,帮忙联络设计)、北京大学图书馆、国家工商总局(下属的一家事务所)和中央工艺美院装潢设计系等多家单位,签署了很多有关委托设计的协议,共征集了260个设计方案,经过反复商讨选择和征求设计专家、公司领导的意见,最后选用了由中央工艺美院装潢设计系教授设计的图形标志。设计酬劳费当时付了1千元人民币。标志从下面几个含义可以得到诠释:
      图形从立体角度来看,中间方框的白色部分是正方形,右上角和左下角的黑色部分是正方形的阴影,从光学透视看构成一个正方体,这样,“正方”与公司的文字商标“方正”一致。
      图形从平面角度来看,右上角和左下角的黑色部分像两个箭头,向上的箭头表示技术顶天,向下的箭头表示市场立地,寓意方正从事的高科技产业是顶天立地的事业,两个阴影部分似接非接,给人一种冲击感,体现了方正锐意进取、创新不变的精神。另外,图形整体简洁明快,识别显著。
      “小荷才露尖尖角”,为了设计与徽相匹配的文字,经张炳贤老师联系,北大电教中心的美工李兆全老师在图形的基础上设计了“方正”的斜体字,与图形固定搭配使用,使徽的斜面有更好的支持,目的也是在把主要图形进行商标注册的时候,可以将并不显著的文字一起注册,以打“擦边球”的形式来合理规避注册的审查,这一想法得以尝试并获得了成功,“方正徽+方正”的标识马上被申请注册,1992年2月28日获得第584771号商标注册,这是北大新技术公司的第一件商标注册证,核定商品也仅是“汉字照排控制机”,由于是新产品,估计当时的《 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 》都没有规范的名称分类,完全采用我们自己命名的产品名称。
      在此期间,方正通过广告的大量宣传,已经逐步建立了客户与产品之间的联系,方正也慢慢取得了它的“第二含义”,按照商标法的规定,地名若具有其他含义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这样,方正文字受合法保护注册的“闸门”便打开了。
      “FOUNDER”商标的故事
      关于“方正”以及“方正徽”的来历,大家可能已经耳熟能祥,但“FOUNDER”与“方正”的渊源,说起来,这其中还有一段不为众人所知的故事。
      1993年春,随着方正电子出版业务的不断开展,国内外知名度的扩大,方正产品的出口需求也日益提上了日程,一天,负责进出口业务的陶如玉主任,原北大物理系的女教授,一个非常负责而且风风火火的老同志,她找到了分管商标商号工作的张炳贤老师,当时具体接待的是兼管商标工作的王莉。陶主任的口气非常紧迫,谈到如何能有一个英文商标,得以注册后把产品尽快推销到国外(当时主要是东南亚国家)。接下来,王莉及相关工作人员便收集了不少英文名称,但都因不太理想,结果未置可否。
      “言者有意,听者有心”,就英文命名一事,张炳贤老师也打听了很多人,并专门找到了北大同事,原西语系的戴行钺教授(其与现任外交部长李肇星是同窗兼室友),因他住中关园502,与公司办公地就一墙之隔,详细描述了方正徽的寓意并请其帮忙解决。不久,戴教授便电话告之,根据方正徽的图形,他想了“doublesquare”,两个词,问是否合适,后来经过讨论,认为单词字母较多,含义也太直白(两个正方形)。
      有一天,张炳贤老师忽然想到,如果换一种考虑角度,就按照“方正”的发音,以“F”打头,随手翻翻英文字典,看能有什么收获呢,不想这一下就看到了“FOUND”这个词,是个动词,后边紧跟着的是“FOUNDER”,一查意思更是“奠基者,创立者,缔造者”,是名词,含义也好,与方正凭借电子出版系统的强劲东风,使中国印刷业告别了“铅与火”,迎来了“光与电”,与实现中国印刷业“第二次革命”的意义不谋而合,确实有“横刀立马,舍我其谁”的气势。综合分析下来,“FOUNDER”字母不多,发音与“方正”相似,意译也有褒义,略显大气,属于发音、意义和结构都不错的英文,感觉很是兴奋,应该非他莫属了。然后,他征求了同事的意见,别的同事去工商查询,也没有发现问题,剩下来就是给相关的领导起草请示报告了,当时的领导们都做了充分的肯定。后来,在办公小楼的二层过道上,张老师还遇见了陈堃銶老师,就此英文商标的事情再次寻求她的建议,陈老师说王选老师也曾提到过这个单词,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加上进出口部门的紧急需要,大家就这样拍板决定了。
      因为通过工商查询,没有发现有在先权利的障碍,接下来就是抓紧时间进行商标注册,于是在1994年末和1995年初便出现了“FOUNDER”与“方正徽+方正”的三合一的组合商标,后来在国内全类的注册和国际马德里注册,都是使用的这种三合一固定组合商标,集团拥有了全类的商标防御注册,这大大加强了商标的市场法律保护,是一次质的飞跃,真是“燕园创新关不住,一枝独秀出墙来”。
      熟悉商标的人可能会知道,在英语国家,汉字商标是被当作图形来识别的,所以方正得以在国外被知晓并受到法律保护,“FOUNDER”商标起了重要的标识作用,她承载了方正集团稳步走向世界的决心,同时也是一面旗帜,指向那些未被开垦的市场“处女地”,去持续不断的发现和创造。

     


标题:
电话: * 只对本站律师显示

问题:
你所提交的问题以及律师回复显示在法律咨询栏内。
林建平律师法律咨询热线:15888811185

站内搜索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