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 有法网  >>  个人文集  >> 详细内容
    浙江温岭农民加工近十吨废旧外币卖出近669万元》另一主角梁恩梅的刑事上诉状

    发布时间: 2014-5-17 21:38:18 被阅览数: 5577 次 来源: 有法网

    2014年5月17日,新华网刊登了一则名为《浙江温岭农民加工近十吨废旧外币卖出近669万元》的新闻,该案件的从犯农民王维初以非法经营罪被判处两年两个月,而主犯梁恩梅却以伪造货币罪被上海徐汇区法院判处六年,梁恩梅不服上诉至上海一中院,但上海一中院维持一审判决。

    其实,该事件属于系列跨国案件,涉案的中国人曾被德国法院追诉,大概情形是这样的:先是第一次审判,2011年12月法兰克福中院判决所有人有罪,罪名为伪造货币罪,案件上诉到法兰克福高院维持原判,再上诉到德国最高法院,卡尔斯鲁厄宪法法院认为无罪,2012年11月15日案件发回法兰克福中院重审,2013年9月25日再一次开庭,检方以诈骗罪起诉,后当庭表示和解,检方放弃继续起诉,承担一切费用,给予被告人羁押期间的补偿。

    然而,尽管国外案件取得了无罪的结果,但国内涉案人员如梁恩梅、王维初等人均已非法经营罪或伪造货币罪被判处刑罚。

     

    刑事上诉状

    上诉人:梁恩梅,男,1962年1月9日出生于浙江省,汉族,初中文化程度,个体经营户,户籍地浙江省温岭市箬横镇联城路西16号,住本市宛平南路420弄11号201室。2011年12月26日因涉嫌犯变造货币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2年1月31日经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批准由该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看守所。

    上诉人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2)徐刑初字第417号刑事判决书之判决,特依法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依法撤销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2)徐刑初字第417号刑事判决并依法改判。

    事实和理由:

    一、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梁恩梅伙同他人违反国家货币金融管理制度,以非法牟利为目的,对他国及地区的法定货币采用冲压、打磨、敲合等方法加工处理,改变其形态、价值,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变造货币罪。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定罪有误。

    (一)从加工处理手段上来看,上诉人梁恩梅对外国铸币采取的加工处理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伪造货币等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二款关于变造货币所使用“剪贴、挖补、揭层、涂改、移位、重印等方法加工处理”的规定,也不符合解释二列举的加工处理方法所具备的共同特征。我们对解释二所列举的加工处理方式进行一一解释分析,不难发现所列举的加工处理方式都具备一个共同特征:都是在货币中添加、增加、附加新的物体,其结果是使真币变成假币。

    剪贴:1.把文字、图片等剪下来,贴在别的纸上。2. 用彩色纸剪成人或东西的形象,贴在纸或别的东西上。

    挖补:把坏的部分去掉,用新的补上。

    揭层:揭,揭开,指掀去、掀开。层是指物体的分层。揭层往往与其他加工手段结合使用,如果将纸币揭开后有原封不动地黏贴回去并不构成变造。实践中常见的犯罪表现有:将纸钞揭层后,在纸张夹层中涂布白色浆料制作假水印或者揭层后剪贴重印的假的另一纸钞表层,或者添加假的安全线(金属线)。

    涂改:涂去原有的,重新写或画。

    移位:移位在实践中也往往与其他处理手段结合使用。

    重印: 重新印刷,实践中常见的犯罪表现有:在票面正面、背面或正背面同时使用无色或白色油墨印刷水印图案,在钞票正面,使用灰黑色油墨印刷一个深色线条,背面是用灰色油墨印刷开窗部分,来制作安全线(金属线)。

    而本案上诉人所使用的加工处理方式有:清洗、甩干、冲压、打磨、敲合。我们结合本案的事实来一一分析上述加工处理方式所指的特定含义。

    清洗:通过清洗将铸币的污渍去除。

    甩干:将清洗过的铸币用甩干机甩干。

    冲压(压压平):将相对较为不平整铸币用冲床机压平整。

    打磨(去毛边):本案所指的打磨区别于一般意义上所理解的“打磨”,一般意义上的打磨是指摩擦器物的表面,使其图案、轮廓、字体清晰、光滑精细。而本案只是仅限于将有毛边的铸币通过在硬物上划动将其毛边去除,以免伤手。需要指出的是,涉案铸币因挤压产生的毛边一般都很细小,稍加滑动就可以去除。需要去毛边处理的数量很少。

    敲合:通过使用榔头将内外圈分离的铸币重新合并。这部分数量很少,只针对于欧元的一元、两元面值的铸币。

    由此可见,本案所指的“清洗、甩干、冲压、打磨、敲合”属于浅层次的粗处理,不具备解释二所列举的“剪贴、挖补、揭层、涂改、移位、重印”的共同特征,即未在货币中添加、增加、附加新的物体,也未使真币通过上述加工处理变成假币。

    (二)从有无改变货币的形态来看,本案上诉人梁恩梅对外国铸币采取的加工处理行为并不改变其形态。解释二中改变真币形态,应指的是货币所固有的显示货币特征的货币形态,其区别于该货币形态以外的其他物理形态,如将褶皱的纸币压平,将不平的硬币压平,将货币撕开后重新用胶纸粘合,将纸币边缘上的破损的小边角去除等等,都只是针对于货币形态以外的其他物理形态的改变,这种物理形态的改变并不改变货币所固有、显示货币特有特征的货币形态,从本质上来说并未改变货币的固有属性,即货币还是原先的货币。

    货币形态包括:货币的材质(如纸币是采用特定的纸张、铸币使用特定的金属金属)、水印、印刷方式、凹凸特征、荧光防伪印记、面额数字、图形、冠字编号、安全线(金属线)。而本案中,上诉人梁恩梅对上述货币形态均未作任何改变。

    (三)从有无改变货币的价值来看,本案上诉人梁恩梅对外国铸币采取的加工处理行为并不改变其价值。理由如下:

    1、上诉人对于外国铸币所采取的“清洗、甩干、冲压(压压平)、打磨(去毛边)、敲合”加工处理方式未改变货币面值。

    2、上诉人对于外国铸币所采取的“清洗、甩干、冲压(压压平)、打磨(去毛边)、敲合”加工处理方式也未改变货币数量。

    (四)从加工处理的对象来看,本案上诉人加工处理的境外铸币不符合变造货币罪中有关“货币”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伪造货币等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本解释所称“货币”是指可在国内市场流通或者兑换的人民币和境外货币

    首先境外货币禁止在国内流通,《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第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禁止外币流通,并不得以外币计价结算,但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再者对于境外铸币的兑换,我国在2000年之前各大银行就已经停止兑换业务,法院应对该事实进行核查,在此上诉人也申请人民法院要求向国内各大银行进行书面询证,以便查清涉案事实。涉案的境外铸币在国内市场既被禁止流通,又不能进行兑换,因此上诉人加工处理的境外铸币不符合变造货币罪中有关“货币”的解释规定。

    (五)从本案外国铸币的来源及属性来看,涉案的各国铸币的来源于进口废金属等固体中分拣出来,其属性属于现行国外流通的货币,而不属于废币。我们似乎很难相信涉案的这么多货币都来自于洋垃圾,但事实的真相一次又一次地超乎人们的想象。本案涉案的这么多铸币的的确确来自于洋垃圾,这一点在所有人的笔录当中都可以得到完全一致地印证,而这些铸币都恰恰是现行国外流通的货币。

    (六)从加工处理的结果来看,本案上诉人梁恩梅的行为不符合变造货币罪的规定。变造货币是对真正的货币予以加工而增加币值或币量,其特点是假中有真,真中有假,经过变造的货币已经不再是起初的真正货币,而是一种以假充真的假货币,行为人变造货币的结果是获得假币,而本案上诉人对残缺损铸币进行的加工处理,其结果仍属于残缺损铸币,而不是假币,上诉人向贵院提出申请,要求对涉案铸币进行真假币的司法鉴定,查清涉案铸币到底是假币还是真币。

    (七)从本案所使用的工具来看,上诉人梁恩梅无法使用这些工具对货币进行变造。涉案扣押的工具有清洗机、甩干机、冲床,上诉人使用这些工具如何对境外铸币进行变造?!所使用的这些工具决定了上诉人只能对铸币进行浅层次的粗处理,而无法达到变造铸币的程度。

    (八)各个国家普遍允许对本国的残缺损币进行兑换,兑换的结果是要么对符合规定的铸币进行兑换要么对不符合规定的铸币不予以兑换,对残缺损货币进行兑换的行为本身属于公民的合法行为而并非法律所禁止的违法行为,更谈不上是犯罪行为。一审法院混淆了残缺损货币与假货币的两个概念,本案通过上诉人梁恩梅所谓的加工处理后的铸币本质上仍属于残缺损货币,而不是变成了假币。上诉人委托翻译公司对各国残缺币的兑换规定进行了查找和翻译,从这些规定来看各国皆允许残缺损货币的兑换,残缺损货币的兑换行为属于合法行为(详细见各国的货币兑换规定),也是各国予以提倡的行为。需要指出的是铸币不同于纸币,有些国家对纸币的兑换根据不同残缺损情况实行等额、不等额兑换,而对于残缺损铸币的兑换都按照面值进行等额兑换。

    (九)上诉人的行为并不对国外货币金融市场造成破坏,更不会破坏我国的国家货币金融管理秩序,相反能为固体金属废物提供垃圾处理出路,能最大程度地物尽其用,变废为宝,减少、减轻了洋垃圾处理过程中造成的环境污染。如果按照一审法院判决,将引导并强制公民在收到各国现行流通的铸币按照垃圾处理,将宝当做废品来处理,非但不能物尽其用,还加重了处理残缺损铸币过程中造成的环境污染的负担。

    (十)各国都出台了相关法律法规对货币进行保护以及禁止对货币进行毁损、遗弃予以明确规定,以防止公民随意人为破坏、丢弃货币的行为而使货币量减少。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禁止故意毁损人民币以及其他损害人民币的行为。日本《货币损害管理法》规定:1.不得损坏或熔毁货币。2.不得以损坏或熔毁的目的收集货币。3、违反第一项又或前一项规定,处以一年以下徒刑或二十万日元以下罚金。

     面对货币,公民负有不破坏、不毁弃的义务,毁损货币属于违法行为,甚至可以构成犯罪。而本案面对残损币无非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对铸币按照废金属处理进行毁弃、破坏处理;一种是重新分拣后按照残缺损货币在国外兑换。这两种处理方式,显然后者更符合各国关于货币保护政策的规定。

    (十一)德国案件的审理及各级判决演变的过程来看,先是第一次审判,2011年12月法兰克福中院判决所有人有罪,罪名为伪造货币罪,案件上诉到法兰克福高院维持原判,再上诉到德国最高法院,卡尔斯鲁厄宪法法院认为无罪,2012年11月15日案件发回法兰克福中院重审,2013年9月25日再一次开庭,检方以诈骗罪起诉,后当庭表示和解,检方放弃继续起诉,承担一切费用,给予被告人羁押期间的补偿。本案以及各地相同案件的立案侦查、审查起诉到审判,起源于德国的案件,是涉案徐以欣等人在国内购买残缺损境外铸币后,去德国银行进行兑换,后被德国警方逮捕,德国方面再与中方交涉所引起的,上诉人恳请法院能够向德方法院调取相关案件材料,慎重对待本案的审判,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错误。

    二、本案即使上诉人梁恩梅构成变造货币罪,一审法院也量刑不当。

    (一)一审法院认定变造货币的数额存在重大偏差。

    一审法院根据王维初处查扣的销货清单就此认定,2011年3月至12月期间,王维初发往北京(徐帮宏)、南京(张基业)、上海(梁恩梅)的英镑、爱尔兰镑、日元、澳元、美元、欧元、瑞典克朗、西班牙比塞塔、新西兰元、丹麦克朗、挪威克朗、新加坡元等外币铸币,折合人民币共计668万余元。那么上诉人试问:这折合人民币668万余元的外国铸币难道都属于变造吗?清洗的算吗?甩干的算吗?压压平的算吗?去毛边的算吗?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处理的算吗?如果有不属于变造的,那么是否要查清有多少铸币没有经过任何的加工处理,是否要查清有多少是经过清洗,有多少是经过甩干,有多少是压压平的,有多少是去了毛边的,还有多少是经过敲合的?而一审法院对此却完全忽视。

    本案最受争议的是:敲合加工处理,即将境外铸币内外圈敲合的行为是否构成变造货币。上诉人认为敲合行为不属于变造货币,其理由上面已经阐述。上诉人假设敲合行为属于变造货币,那么涉及上诉人经过敲合的境外铸币究竟有多少?这一点一审法院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没有给出任何的答案。对于内外圈的敲合只针对于欧元,其他铸币不存在内外圈的问题,而欧元只有一元、两元面值的才存在内外圈,也就是说对于内外圈的敲合只针对面值为一元、两元的欧元。那我们再来看看,折合人民币共计668万余元的境外铸币究竟有多少是面值为一元、两元的欧元。根据第四组证据中的《上海同大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报告书》第十一页对外发出外币硬币数量金额明细表记载:欧元数量1353枚,原币金额1950元,折合人民币16623.56元。那么这折合人民币16623.56元欧元究竟有多少是属于面值一元、两元?这面值一元、两元欧元当中又有多少是内外圈分离需要敲合的?又有多少已经实施了敲合?这些是否需要查清?!那么就算折合人民币16623.56元的欧元都是内外圈分离的需要敲合并已经实施敲合的欧元,那么变造货币的数额也仅是16623.56元,而不是668万余元。

    (二)上诉人梁恩梅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该事实已经得到一审公诉机关、一审法院的认定,依法予以从轻处理,然而量刑上却还是判处了有期徒刑六年,该量刑明显不当。

    (三)一审中,公诉人在庭审中指出:对被告人罪名选择问题来看,公诉人也很纠结,案子作案手法非常新颖,可能是全国第一例,金属硬币已经退出流通市场,那可能是伪造或变造货币罪,公诉人考虑到发生有特殊背景,公诉人认为目前证据至少证明货币是真的,能在市场上流通,构成非法经营罪,客观来讲,认定数额是660万余元,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哪些数额是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公诉人考虑到本案发生的背景,所以没有认定660万余元是情节特别严重,这样的定罪、量刑建议是符合其社会危害性的,不仅对被告人显得公平,有惩罚教育意义,对现在正在做这样的事情有一定的警示意义,所以恳请法庭对其做出公平判决。

    而非法经营罪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再加之梁恩梅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予以从轻处理,因此即使按照一审公诉机关的量刑意见也应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一审却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量刑明显不当。

    (四)上诉人系初犯,主观恶意小,情节较轻。上诉人本身就经营钱币,发现市场上有外国货币进行收购并经必要的加工处理后进行买卖也是大多数人的认识范畴。又由于本案的案件情况较为新型,即使从事法学研究和司法工作的法律工作者对该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种犯罪都有不同意见,作为普通老百姓确实无法判断该行为是否违法,是否犯罪。上诉人在此之前更无法判断,可见上诉人的主观恶意小,情节较轻。

    (五)本案以及各地相同案件的立案侦查、审查起诉到审判,起源于德国的案件,是涉案徐以欣等人在国内购买残缺损境外铸币后,去德国银行进行兑换,后被德国警方逮捕,德国方面再与中方交涉所引起的。相关案件在德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经过一审定伪造货币罪,到二审维持,再到德国最高院发回重审,最终检方与被告人和解结案。德国的审判经历了一波三折,总算告结。本案起源于德国的案件,而德方最后却以和解的方式结案,宣告了涉案人员无罪。上诉人恳请法院更够充分考虑情况的特殊性,在量刑上给予上诉人减轻处理。

    (六)上诉人的行为所导致的社会危害性显著轻微,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符合物尽其用,货币保护以及减少减轻环境污染的目的,如果对其加以重判则有违刑事立法的本意,不利于民众意识的正确引导。

    (七)上诉人认罪、悔罪态度好。
        上诉人对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无异议,并自愿认罪,这一态度是应当加以肯定的。可见,上诉人确有自愿认罪、悔罪的表现,是符合“坦白从宽”这一酌定从轻情节的条件的规定,视其坦白程度依法可以酌情从宽处理。

    综上,上诉人认为刑事有罪判决已经足以完成对该种行为的否定判断,上诉人恳请二审法院依法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对上诉人实行以教育、感化、挽救的措施为主,特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给予上诉人减轻处罚并宣告缓刑,给上诉人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此致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梁恩梅

                                          辩护人:浙江三道律师事务所

                                                  林建平  律师

                                                   日期:                                                       

     


标题:
电话: * 只对本站律师显示

问题:
你所提交的问题以及律师回复显示在法律咨询栏内。
林建平律师法律咨询热线:15888811185

站内搜索
访问统计